热度信息 > 信息聚合 > 压覆矿区修路引发纠纷,女商人称维权之路举步维艰

压覆矿区修路引发纠纷,女商人称维权之路举步维艰

2021-06-22 09:20:58来源:观点网

  前段时间,一篇题为《贵州女商人实名举报法官判案断章取义,曲解法律》的报道被多家媒体转载并引发网友热议。多位网友对黔南自治州三都县兴盛矿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赖凤鸣在网上举报内容表示惊讶,认为在当下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期间出现这种情况不太可能。赖凤鸣表示其举报内容句句属实,如有不属实,愿意负法律责任。她也欢迎广大媒体记者前来采访报道,将真相公布于众。

  赖凤鸣女士告诉媒体:与其对簿公堂的贵州三荔高速公路建设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叫王玉贵。天眼查信息显示,中冶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59.9%,贵州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40%,中国五冶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0.05%,贵州桥梁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持股比例0.05%,由此可见该公司背景之强大。《贵州女商人实名举报法官判案断章取义,曲解法律》一文在网上引发网友热议后,令人感到不解的是,没过几天,多家有影响力的网站就将这篇报道删除。她怀疑是有人在中间做了手脚,给媒体施压,导致文章被删,让她其维权之路更加举步维艰,遥遥无期。

  赖凤鸣提供的案情经过:2007年8月,三都兴盛公司(案件原告)注册成立,法定代表人赖凤鸣。公司通过受让的方式取得三都县三合镇旺寨铅锌矿探矿权。2010年12月31取得采矿许可证。

  贵州三荔公司(案件被告)于2015年11月24日登记成立,系三都至荔波高速公路的业主方。该高速公路现已建成通车。

  三荔高速协调指挥部系三都县政府成立的临时性机构,由县政府及其相关部门组成,负责协调处理在修建三荔高速公路项目过程中的相关事宜。

  在修建高速公路过程中,贵州三荔公司为了节省成本,对三荔高速公路实际施工路线作了部分调整。依照相关法律的规定,调整路线后针对"是否会压覆矿产资源的事实"应当向贵州省自然资源厅报备,但是赖凤鸣至今未在贵州省自然资源厅查到三荔公司报备的事实。正是在三荔公司的违法操作下,2016年7月,双方对贵州三荔公司建设三荔高速公路(ZK6-ZK7+400段)是否压覆三都兴盛公司所属的旺寨铅锌矿发生争议。

  2017年2月22日,贵州三荔高速公路建设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玉贵 给赖凤鸣书写一份书面承诺,内容为:尊敬的赖总,我是三荔高速建设有限公司董事长王玉贵,我们力争在3月10日之前,把压覆矿的事情处理好!也请赖总把挡在路上的车辆移开。如果在3月10日之前,不能解决该问题,再请赖总把路堵上,谢谢赖总!

  2017年3月9日,由三都县政府委托三荔高速协调指挥部指挥长王治安主持召开专题会议,研究三荔高速公路与旺寨铅锌矿相互影响有关问题,原、被告双方均派有人员参加,形成如下主要会议纪要:1、成立由三都县政府分管领导任组长,三荔高速协调指挥部指挥长任副组长,三合街道、县国土资源局、公安局等部门负责同志为成员的相互影响调处领导小组,负责对三荔高速公路与旺寨铅锌矿发生的纠纷进行调处,确保三荔高速公路顺利施工;2、县国土资源局负责联系有资质的第三方评估机构,进一步对三荔高速公路与旺寨铅锌矿相关情况进行勘测核实,并出具影响评估报告。在开展评估工作期间,三都兴盛公司须以大局为重,无条件拆除阻工障碍物,保证高速公路正常施工。

  2017年3月14日,三荔高速协调指挥部指挥长王治安主持召开会议,专题研究落实2017年3月9日专题会议,即关于明确三荔高速公路与旺寨铅锌矿相互影响第三方评估机构事宜,有国土资源局及国土资源局联系的第三方评估机构贵州煤设公司和原、被告相关人员参加会议,会议听取贵州煤设公司对三荔高速公路与旺寨铅锌矿相互影响的陈述,并征求原、被告公司代表的意见,双方均同意由贵州煤设公司对三荔高速公路与旺寨铅锌矿相互影响作评估报告。为体现公开、公平、公正,会议确定由三荔高速协调指挥部作为甲方,贵州煤设公司作为乙方签订评估合同。

  2017年4月,贵州煤设公司出具《三荔高速公路建设项目与三都县三合镇旺寨铅锌矿相互影响评估报告》,综合评估意见为:1、矿山现有的南西部1#工业场地及相关巷道不能继续使用,井下探明的资源不能继续开采,公路100米、桥梁200米保护带间接影响范围均不能开采;2、公路建成后的运营期间,从禁采区政策及安全角度考虑,未来1#矿体无法开采;3、按采矿权延续的相关要求,考虑公路压占、矿山剩余储量及服务年限的现状,矿山无法按原有矿界进行采矿权延续登记。注明本报告基准日期为2017年3月13日,不能替代压覆矿产资源评估报告、资产评估报告等其它报告。

  2017年9月7日,三都县政府收到上述评估报告后,向贵州煤设公司出具意见函:1、评估报告结论分别从技术角度、政策方面、综合分析等方面作出了分析评价,评估报告中论述的相互影响问题确有存在,但引用法律及规章存在瑕疵,导致结论不适,无法依据此评估报告开展下一步相关工作;2、评估报告附件1中附有三都县政府的授权委托书,而委托书中并未有任何被代理人的签章以及代理权限等,就以此来证明系三都县政府委托评估相互影响出具报告,无法律和事实依据。另查,就该评估报告经向三荔高速协调指挥部查证,无该指挥部所签订的技术咨询合同备案情况。据此,三都县政府不认可此次授权评估行为,与该指挥部所订技术合同所出的评估结论不代表三都县政府的任何立场。

  2017年6月28日,由三都县政府组织召开会议,专题研究三荔高速公路建设相关事宜,原、被告双方均派人员参加,形成专题会议纪要,其中第二点,该项目在三合街道尧麓村旺寨境内,三都兴盛公司与被告贵州三荔公司就三都兴盛公司资产(资源)补偿存在分歧,核心是在对三都兴盛公司前期投入评估和补偿的基础上,是否需要对矿山内的资源进行评估和补偿,双方互不信任对方聘请的评估机构出具的评估结果。鉴于分歧,经讨论,会议明确:1、由县国土资源局牵头,本着互谅互惠的原则,在一周之内组织双方就上述问题达成一致书面意见,双方签字认可后,由县国土资源局根据双方认可的条件,寻找或公开招标,落实具备资质的第三方机构做好资产(资源)评估;双方的诉求必须依法、依规、依据,并一律采用书面形式提交县国土资源局和三荔高速协调指挥部,不认可口头表达方式。2、双方不得干涉和阻挠第三方的评估工作。3、评估费用由三荔高速协调指挥部负责解决。4、由县国土资源局牵头,在一周之内组织相关部门到周边类似案例点考察学习,借鉴经验,加速工作进度。

  2017年10月25日、贵州省交通运输厅下发《关于三都至荔波高速公路涉旺寨铅锌矿段落停止施工的函》的通知,要求贵州三荔高速公路建设有限公司自通知下发的25个工作日内,停止该争议路段的施工,并积极配合地方人民政府、三都县高速公路建设指挥部开展相关工作。 2017年11月28日,三都县政府召开会议,原、被告双方派有人员参加,专题研究贵州三荔公司与三都兴盛公司旺寨铅锌矿有关纠纷协调事宜,会议强调,利益涉及双方要坚持走一条"互相影响评估一补偿评估-补偿赔付"的协调道路,才可能更好地解决矛盾,经利益双方充分讨论,一致认为需要继续对贵州煤设公司作出的《相互影响报告(送审稿)》作最后评审,并以此为基础再作补偿评估,会议决定:1、关于评审单位确定。由三荔高速协调指挥部牵头组织贵州三荔公司、三都兴盛公司,根据双方法定代表人于2017年10月27日签字认可的《三荔高速公路与旺寨铅锌矿相互影响评估报告评审机构比选方案》,在2017年12月1日18点前,经双选最终确定具有安全评估资质的评审单位。为避免上述方案中有资质单位不愿意接受评审工作,或比选分歧过大导致此项工作无法进行下去,由双方于比选前出具书面委托书(须经双方法定代表人签字,加盖单位公章),出现上述情况时三荔高速协调指挥部可指定具有资质的评审单位继续推动工作开展。2、关于报告评审工作。由三荔高速协调指挥部根据程序,在明确评审单位并签订评审合同后15个工作日内督促评审单位按程序完成《相互影响报告(送审稿)》评审。评审专家组由5名专家组成,由评审单位根据双方的意见在省专家库内随机抽选,但2017年4月份对报告作出预评审的3名专家不得列入此次评审专家组。

  2017年12月1日,贵州三荔公司出具两份委托书,第一份载明根据三都县政府专题会议纪要的要求,如2017年12月1日18时前最终按比选方案无法确定评审单位或评审单位不愿意评审导致评审工作无法进行的,我公司全权委托三都县三荔高速协调指挥部指定具有资质的评审单位继续推动此项工作。第二份载明本公司提请县政府本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组织本次评审机构的选择工作,并综合考虑政府相关部门意见及争议当事人的合法合理要求,选定符合条件的评审机构;如对评审机构的选择及结果,双方未能协商一致,同意由县政府在具备相应资质或者资格及专业能力的评审单位中,直接选择确定最终评审机构。

  2017年12月18日,贵州省交通运输厅再次下发《关于三荔高速涉旺寨铅锌矿段上旺寨1号桥暂停施工的通知》,但三荔高速公司既不解决压覆矿区的问题,还公然违抗贵州交通运输厅下发的停工通知,继续强行施工。于是,赖凤鸣带领公司人员拿着这两份停工通知去找贵州三荔高速公路建设有限公司在该路段的施工负责人要求停工,该项目施工负责人拒绝停工,并报警,包括赖凤鸣在内的五人被行政拘留。

  2018年1月2日,三荔高速协调指挥部与贵州朗洲公司签订《三都至荔波高速公路建设与三都县旺寨铅锌矿相互影响评估报告(送审稿)》评审合同,对《三都至荔波高速公路建设与三都县旺寨铅锌矿相互影响评估报告(送审稿)》进行评审。

  2018年2月27日,三荔高速协调指挥部再次与贵州煤设公司签订《技术咨询合同》,再次就建设三都至荔波高速公路(ZK6-ZK7+400段)与三都县三合镇旺寨铅锌矿相互影响评估报告项目进行技术咨询。2018年3月29日,贵州朗洲公司出具《三都至荔波高速公路(ZK6-ZK7+400段)与三都县三合镇旺寨铅锌矿相互影响评估报告》评审意见书,专家组同意《评估报告》通过评审。

  2018年3月30日,贵州煤设公司出具《三都至荔波高速公路(ZK6-ZK7+400段)与三都县三合镇旺寨铅锌矿相互影响评估报告》,综合评估最终结论为:1、矿山现有的南西部1#工业场地及相关巷道不能继续使用,井下探明的资源不能继续开采,公路100米、桥梁200米保护带间接影响范围均不能开采;2、公路建成后的运营期间,从禁采区政策及安全角度考虑,未来1#矿体无法开采;3、按采矿权延续的相关要求,考虑公路压占、矿山剩余储量及服务年限的现状,矿山无法按原有矿界进行采矿权延续登记。2018年3月29日,上述《相互影响评估报告》经评审组专家评审通过。

  2018年10月19日,三荔高速协调指挥部通知原告和被告,经请示县政府分管领导同意,由三荔高速协调指挥部选定具有资产评估资质的机构对三荔高速公路建设与三都县旺寨铅锌矿相互影响的资产进行评估,评估费由矿方承担,如双方对资产评估工作有什么要求和意见,请及时用文字形式回复指挥部,原则上要求利益双方对评估工作要给予支持和配合。

  2018年11月16日,三荔高速协调指挥部与重庆国能公司签订《矿业权评估合同书》,评估三都县三合镇旺寨铅锌矿采矿权价值。2018年11月19日,三荔高速协调指挥部与江苏天元公司贵州分公司签订《评估委托合同》,就原告三都兴盛公司现有资产及项目工程进行评估。2018年12月3日,江苏天元公司出具苏天元资评报字(2018)第G2017号《评估报告书》,原告三都兴盛公司所属的现有矿山道路、矿井巷道、桥梁、建筑物、机械设备及附属设施资产在评估基准日2018年11月19日的评估价值为6649760元。2018年12月13日,重庆国能公司出具渝国能评价字(2018)第059号《采矿权评估报告》,确定原告三都兴盛公司所属的三合镇旺寨铅锌矿采矿权评估价值为10580.95万元。

  根据评估结论以及会议纪要,三荔高速协调指挥部于2018年12月17日作出三荔高速指通(2018)10号《关于旺寨铅锌矿补偿决定的通知》,明确要求贵州三荔公司应当赔偿、补偿三都兴盛公司112,459,260元经济损失。2019年2月11日,被告对三荔高速协调指挥部于2018年12月17日作出的《关于旺寨铅锌矿补偿的通知》向黔南州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黔南州人民政府于2019年3月22日作出行政复议决定,撤销三荔高速协调指挥部于2018年12月17日作出的《关于旺寨铅锌矿补偿的通知》。

  2019年5月份,三都县兴盛矿业有限公司以其合法经营的铅锌矿被三荔公司修建高速公路影响不能再继续经营,被告应当赔偿原告因此遭受的损失为由诉至法院,要求赔偿112459260元以及利息及其他损失共计134726125元。

  2019年10月18日,黔南州中院经审理后,判决被告三荔公司赔偿各项损失合计112459260元以及利息等。

  被告三荔公司不服,上诉到贵州省高院,2020年4月28日,贵州省高院以"原审判决认定压覆损害赔偿基本事实不清"为由发回黔南州中院重审,黔南州中院法官倪安经审理后认为,综上所述,原告三都兴盛公司诉请判令被告贵州三荔公司赔偿的理由成立,应予采纳;主张赔偿的损失部分成立,予以部分支持。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第四条第一款、第三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七条、第一百一十八条、第一百二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由被告贵州三荔高速公路建设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三都县兴盛矿业有限公司铅锌矿造成的矿产资源损失及矿井建设、设施设备合计3835.90万元及利息(以3835.90万元为基数从2019年1月1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2019年8月19日、从2019年8月20日起按LPR一年期贷款利率计付利息至付清之日止);

  二、驳回原告三都县兴盛矿业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对于上述判决结果,三都县兴盛矿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赖凤鸣表示不服,认为主审法官倪安是在断章取义,曲解法律,适用法律错误,属于典型的倾向性判案。

  赖凤鸣女士认为:出现如此判决结果,根本原因不在于法官,而在于贵州三荔高速公路建设有限公司。她怀疑是三荔公司给法院施压才导致出现这种判决结果。根据·她与贵州三荔高速公路建设有限公司打交道的这五年经验来看,贵州三荔高速公路建设有限公司虽然是一个央企与国企混合控股的国有企业,却根本没有一个国有企业的担当和诚信。在五年的协调处理过程中,贵州三荔高速公路建设有限公司多次言而无信,出尔反尔,行事方式与地皮无赖无异。该企业比地痞无赖更可怕的是,它还利用自己是国企、有权有钱的优势,设置种种障碍,导致其维权之路举步维艰,遥遥无期。她保留向各级监察委举报该公司违法违纪的权利。赖凤鸣女士愿意对上述说法与贵州三荔高速公路建设有限公司面对面对质。

  据悉,赖凤鸣因对黔南州中院一审判决结果不服,已经于2021年4月30日向贵州省高院提起上诉,贵州三荔高速公路建设有限公司如何回应赖凤鸣的举报?案件的判决结果如何?媒体将持续关注。

  来源:http://gd.jinrw.cn/zixun/4/4807.html

标签:
免费发布分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