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信息 > 信息聚合 > 瑞丽:多位股东举报公司实际控制人涉嫌职务侵占 维权八年未果

瑞丽:多位股东举报公司实际控制人涉嫌职务侵占 维权八年未果

2021-06-21 18:17:18来源:观点网

  日前,瑞丽江投资开发有限公司股东陆忠芳、杨容等人向媒体反映该公司实际控制人韩永茂涉嫌职务侵占、他们维权八年未果的情况。陆忠芳、杨容等人希望能通过媒体的报道,以期望引起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监察委主要领导的重视,督促有关部门公平公正的处理此案 ,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并揪出其背后的保护伞,替他们讨还公道。陆忠芳、杨容等人愿意对举报内容负责,如有不属实,愿意负法律责任,与他人无关。

  陆忠芳、杨容提供的材料内容如下:云南瑞丽江投资开发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6月7日,现有股东6人。其中,韩永茂妻子李美芹占公司33%的股份,陆忠芳等其他5人占公司67%的股份。李美芹作为公司原执行董事长期不履职,将公司的实际控制权交给其丈夫韩永茂,并在公司法及公司章程规定的三年任期届满后(其任期为2012年5月6日至2015年5月6日),拒不向新选举出来的执行董事杨容进行移交,而由其丈夫韩永茂长期霸占公司,通过虚构公司债务、虚假诉讼等手段转走公司巨额资金。

  陆忠芳、杨容等股东发现问题以后,于2014年开始到有关部门反映,要求有关部门出面协调解决,但多次协商解决未果。

  2015年5月8日,陆忠芳、杨容等股东带着相关证据材料到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公安局经侦部门报案,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公安局为陆忠芳出具受案回执,随后就没有下文。

  2020年5月5日,公司监事陆忠芳等人聘请的云南恒弘会计师事务所经过几个月的审计后正式出具了云恒审字[2020]第Z- -040 号审计报告。审计意见为:“通过审计我们认为,公司治理机制存在重大缺陷,管理层在未得到股东会授权的情况下进行的诸多行为己涉嫌舞弊。公司管理层以关联方交易、未经股东会授权擅自转出款项、以支付工程款为由高息借款等方式涉嫌侵占公司财产金额达到674, 954, 323.18元。”

  随后,陆忠芳、杨容等股东拿着审计报告到瑞丽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报案,2020年6月12日,瑞丽市公安局经侦大队为陆忠芳出具受案回执。

  2020年8月2日17时,瑞丽市公安局为陆忠芳出具立案告知书,称“2020.6.12职务侵占一案,我局认为符合立案条件,现立为职务侵占案侦查,特此告知。”

  2021年4月28日下午,由北京中政达经济法学教育咨询中心组织的“云南瑞丽江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韩永茂涉嫌职务侵占罪刑法专家论证会”在北邮锦江酒店四楼第九会议室召开;4月29日下午,“云南瑞丽江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韩永茂涉嫌职务侵占罪民商法公司法专家论证会” 在北邮锦江酒店四楼第九会议室召开。两次论证会均出具专家论证意见书,且专家综合法律意见基本一致。

  《云南瑞丽江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韩永茂涉嫌职务侵占罪刑法专家论证会意见书》显示:参与论证的专家们经过详细分析本案全部事实,仔细研究当事人提供的案件证据材料,认真审阅云南恒弘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云恒审字[2020]第2-040号(审计报告),并与到会的参与该《(审计报告)撰写的注册会计师进行充分交流,提出几十个相关问题,相关会计师对这些问题都作了解答。经过深入的比对和讨论,对需要论证的法律问题提出以下综合意见:

  云南瑞丽江投资开发公司实际控制人韩永茂利用职务便利,以瑞丽江公司向其妻子李美芹借款还款的方式,向李美芹多支付8300多万元,从而将公司8300多万元据为己有,涉嫌构成职务侵占,公安机关应及时对相关人员采取强制措施,全面收集犯罪证据,查清案件事实。我国《刑法》第271条规定,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的,构成职务侵占罪。

  本案中,韩永茂在任云南瑞丽江投资开发公司实际控制人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将公司8300多万元占为己有,涉嫌构成职务侵占,理由如下:

  第一,韩永茂系瑞丽江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符合职务侵占罪的主体要件。李美芹在成为瑞丽江公司股东并担任公司执行董事和法定代表人期间,于2012年5月26日签订了授权委托书:“授权委托韩永茂先生为我公司代理人,代表我全权负责处理本公司的一切事务, 我均予以承认。”随后,韩永茂参与了2014年11月30日、2015年1月30日等股东会议。云南省瑞丽市人民法院作出的(2019) 云3102民初1067号判决认定:“2012年5月26日,李美芹私自授权其丈夫韩永茂全权代表她负责处理公司一切事务,且授权期限从2012年5月26日起到2027年6月12日止,公司实际控制人为韩永茂。”综上可见,韩永茂系瑞丽江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根据我国公司法的规定,实际控制人,是指虽不是公司的股东。但通过投资关系、协议或者其他安排。能够实际支配公司行为的人。根据《刑法修正案(十一)》的精神,以及各地司法机关的判决,实际控制人能够构成职务侵占罪的犯罪主体。将实际控制人作为职务侵占罪主体,是从实质上而非形式上判断其是否能够通过自己的影响力实质地不法取得本单位的财物。在本案中,韩永茂实际上也一直行使公司的控制与管理权,因而完全符合职务侵占罪的主体要件。

  第二,韩永茂利用职务便利实施了侵占公司财物的行为。韩永茂系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在经营管理公司期间,在没有股东会授权和其他依据的情况下,转出公司资金的行为,属于利用了公司实际控制人的职权及职务上的便利。

  第三,瑞丽江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与韩永茂的妻子李美芹之间并不存在实际的债权债务关系,韩永茂利用职务之便,以借款还款的方式给李美芹多支付83, 620, 726.00元,据为己有,涉嫌构成职务侵占罪。具体而言,2012年5月至2015年3月期间,武干盼、玛佳莲、玛艾艾莱、玛迪达温等人向瑞丽江公司转账共计46,430,000.00元,转账说明及记账明细显示系“向李美芹借款”。然而,2012年5月至2015年3月期间,瑞丽江公司向武干盼、玛佳莲、玛艾艾莱、玛迪达温、玉玉漂、觉杜凯、李美芹等人转账共计130, 050, 726. 00元,转账说明及记账明细显示系“归还李美芹借款”。即瑞丽江公司多支付李美芹83, 620,726.00元。根据审计报告,瑞丽江公司对李美芹并未真实存在该笔债务,韩永茂实际上是利用职务之便,将本公司的资金以偿还债务的名义转到自己的妻子李美芹及其它指定账户中从而据为己有,涉嫌构成职务侵占罪。综上所述,韩永茂的行为完全符合职务侵占罪的构成要件,涉嫌构成职务侵占罪。

  瑞丽市公安局已于2020年8月2日对该案正式立案。我国《刑事诉讼法》第115条规定:“公安机关对已经立案的刑事案件,应当进行侦查,收集、调取犯罪嫌疑人有罪或者无罪、罪轻或者罪重的证据材料。对现行犯或者重大嫌疑分子可以依法先行拘留,对符合逮捕条件的犯罪嫌疑人,应当依法逮捕。”《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187条规定:“公安机关对已经立案的刑事案件,应当及时进行侦查,全面、客观地收集、调取犯罪嫌疑人有罪或者无罪、罪轻或者罪重的证据材料。”

  此外,根据恒弘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报告及委托人在论证会现场的陈述,从2013年至2017年5年期间,韩永茂私自支付以未经股东会决议确定的借款利息、信息费、手续费等借款费用,转入其自己指定的账户合计人民币22,238,,995.16元,扣除其借给公司款项及利息部分,多支付给自己人民币19,602,835.16元;从2012年5月至2019年12月,韩永茂向其自己和李美芹核发和计提工资总额为10,187,000.00元,这些核发和计提的工资既没有公司制度规定,也没有股东会决议; 2015年6月,在没有股东会决议的前提下,韩永茂以低于同时期同类房屋交易价格50%的售价向其姐姐韩永鸾出售公司商品房10套,向其外甥女南埃宽出售别墅2套,前者使公司少收入房款15,467,556.00元,后者使公司少收入房款5,010,720.00 元,这两项就使公司直接损失高达20,478,276.00元;从2015年到2019年,在没有股东会决议的前提下,在公司有众多房产可以出售和抵债的情况下,韩永茂仍以公司名义反复多次借款、还款,支付偿还高达本金60%的利息、信息费、担保费等项费用,形成巨额公司债务536,778,010.02元。以公司名义所支付的上述费用或所形成的巨额公司债务,韩永茂等人都涉嫌利用职务之便侵占公司财产,针对韩永茂等人上述严重违法行为,公安机关应当高度重视,加大侦查力度,尽快查明其涉嫌犯罪的事实。

  专家组认为,根据相关法律的规定,韩永茂在实际控制瑞丽江公司期间实施了大量违法行为,涉嫌侵占公司巨额财产,建议对已经刑事立案的犯罪嫌疑人韩永茂及会计、出纳等涉案人员立即采取强制措施,对在境内的相关人员采取边控措施并查封冻结其个人财产,将韩永茂等人多年非法持有的瑞丽江公司的公章、财物等收缴并归还给瑞丽江公司,尽量减少公司和股东损失。

  综上刑法专家论证意见书所述,陆忠芳、杨容等股东认为:韩永茂已经构成职务侵占罪,但是由于韩永茂既有钱又有关系,导致他们举报多年但是韩永茂至今逍遥法外。他们希望通过媒体的报道,能够引起公安机关的重视,加大侦查力度,尽快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替他们讨还公道。

  对于陆忠芳、杨容等股东反映的上述问题是否属实?相关部门的调查结果如何?媒体也将持续关注。

  来源:http://gd.jinrw.cn/zixun/4/4809.html

标签:
免费发布分类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