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信息 > 信息聚合 > 黄冈白莲河示范区统一管理下或存权利真空

黄冈白莲河示范区统一管理下或存权利真空

2021-06-15 12:31:38来源:贵安新报网

  ——从洪惠公司亿元投资趴窝说起

  2019年8月9日,湖北省黄冈市白莲河示范区正式挂牌成立。在不少人还没有弄清楚地处浠水、罗田、英山三县交界地带的新部门的职能,辖区内的罗田洪惠尾矿综合处理有限公司很快就被新官上任的大火"烧得"遍体鳞伤。

  这多半年来对浙江籍商人秦友谊来说,是身心交瘁焦头烂额。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响应罗田县政府招商引资的号召,赴异乡创业,5年过去了,1.1亿元的投资尚未换来回报,反而有打水漂的可能。虽说投资有风险,可如果风险是主管部门不履行合约、滥用职权带来的飞来横祸,他无论如何也无法说服自己听天由命。

  秦友谊,罗田洪惠尾矿综合处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洪惠公司")的负责人之一。2016年赴罗田投资,2020年9月25日,在未作任何调查、未证实企业有违法事实、无任何书面文件告知的情况下,公司被先断电后关停,紧接着"量身定做"招标门槛,将秦友谊公司合法得来的石垅寨尾矿资源违规招标。面对异议,白莲河示范区管委会不理会、不答复、不接见,并且还以威胁的口吻告诫企业,"不要寻求向上级部门上访或反映问题,免得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如此蛮不讲理的强势做派,与管委会负责人方振华"讲担当""有所作为""慎用手中权力"等公开表述的大相径庭。

  秦友谊的遭遇并非孤例,却是白莲河示范区内最有代表性的一家。新成立的白莲河示范区管委会如此推进示范区建设,让秦友谊不由得疑惑,白莲河示范区统一管理下是否存在权利真空,不仅让自己的亿元投资趴窝,其中还可能有胡乱作为、暗箱操作、利益输送等多重潜台词、独幕剧。

  昔日热火朝天的生产情景与被关停后厂区杂草丛生、大货车因长时间停滞轮胎被半埋进土里

  一夕巨变:从"金凤凰"变违法企业

  秦友谊的困惑是在白莲河示范区管委会成立后,变故来得仓促且猝不及防。之所以说是一夕巨变,还得从秦友谊等人来罗田投资说起。

  罗田县白莲河乡有丰富的矿石资源,属地石垅寨矿区经华隆、地皇、鹏跃三家企业多年开采,产生的大量尾矿被囤积在矿区内,给矿区的环境造成了极大的安全和环保隐患。为解决这些问题,三家企业筹集资金建设尾矿处理厂却因资金技术等原因未能投入运营。2016年,罗田县开始落实雷霆行动,当时,白莲河乡政府招商,浙江藉商人秦友凤、秦友谊、邓明才等人"请缨上阵",接手该项工程并组建了罗田洪惠尾矿综合处理有限公司。他们在原有建设方案的基础上进行优化、强化设备,大幅度提高开采、加工能力,与同年7月建成尾矿(碎石、废渣及山皮泥)年处理能力达120万吨的生产线,并于11月18日进行该项目立项备案。2017年开始正式生产,2017年12份办理了环评审批手续。2018年4月,洪惠公司委托武汉博源中测检测科技有限公司对该项目进行了竣工环境保护验收监测工作。

  除了高标准、高效率的消化尾矿,洪惠公司还自掏腰包近800万元,耗时10个月,修建了矿区(范家塆)至318国道上的一座危桥和道路。此举既方便了当地群众出行,也节约了方料的运输成本,同时也为当地矿业的安全生产提供了保障。

2016年政府的招商合同和尾矿转让合同

  洪惠公司在当地有很好的口碑和美誉度。浙商"四民主义"的民本性在秦友谊等负责人身上体现得尤为突出,民工工资按时足额发放、土地补偿金提前给,逢年过节还会给工人发放适量的过节费。公司的善举得到了当地群众的赞赏,称其是政府招来的帮他们过上好日子的"金凤凰",是真心与当地共同发展的良心企业。

  洪惠公司命运的转折出现在公司的管辖权转至白莲河示范区管委会后。很快,白莲河示范区管委会称洪惠公司违法,理由是"占用基本农田"。随后,白莲河示范区又组织相关部门对洪惠公司进行了土地使用性质的调查,无果而退,在指责根本站不住脚的情况下,白莲河示范区管委会依然我行我素,禁止洪惠公司复工。2020年9月25日,在未证实企业有违法事实、无任何书面文件告知的情况下,洪惠公司被先断电后关停,10月,洪惠公司的石垅寨尾矿资源被违规招标。

管委会指责的违法农田的实际土地性质

  差别对待:百般刁难与量身合作

  洪惠公司陷入困境后,秦友谊等人多次提出行政复议,白莲河示范区管委会不理会、不答复、不接见,甚至还口出威胁。无奈之下,秦友谊等人只好求助于媒体。《湖北黄冈白莲河示范区叫停一矿企遭诟病》《湖北黄冈白莲河示范区采矿政策朝令夕改为哪般》等文对该事件有详细的介绍,本文不再赘述。事情被曝光已5个多月,白莲河示范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对洪惠公司的态度有所改变,但依然在打太极,推诿不予解决。

  与洪惠公司待遇截然不同,新中标的湖北正茂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茂公司")备受关爱。有传闻说,有人为其"量身定做"招标门槛,标书中的有关资料与洪惠公司的宣传资料高度雷同;还有一种说法,政府为其提供厂房、土地及配套的道路硬化等便利,正茂公司只需投入设备运营即可。作为回报,正茂公司以15元/吨的方式,向白莲河示范区上缴利润……政府招标很寻常,但政府以不合法、不合规的方式让拥有标的物的企业停产,再很快将标的物公开"竞标"后与中标企业合作,"共谋发展",如此作为不仅十分鲜见,更耐人寻味。这些传闻与谜团,在正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刘爱国与管委会负责人方振华均为罗田河浦人的事实面前,洪惠公司事件的真相更显得扑朔迷离。

洪惠公司以租代征复垦费收据(已交到乡政府指定账户)

  杀鸡取卵:蓄谋已久与利益输送同在

  在秦友谊等人看来,公司在经营遇到问题是在2019年8月以后。事实上,洪惠公司至少在2018年8月前就被某些人盯上,将其视为他们的囊中物,并开始布局围猎。只是秦友谊等人当时并不知晓而已。

  据2018年8月29日发布的《湖北省罗田县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显示,罗田县国土资源局于2018年8月8日向该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强制执行该局关于洪惠公司的(2018)016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最终,因罗田县国土资源局在"被处罚人" 洪惠公司的"法定起诉期限未届满前即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违法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056条之规定。"依照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规定,最终,罗田县人民法院"不准予执行申请执行人罗田县国土资源局罗土执罚(2018)016号行政处罚决定书。"

  这份行政裁定书,洪惠公司直到2021年6月份才获知。这一信息对秦友谊等人来说,是震惊与意外兼具。时过境迁,再看这份裁定书,更让他们确定,洪惠公司遇到的诸多问题和麻烦,是有些人在"土地问题"上蓄谋已久的借题发挥、胡搅蛮缠。

  同时,有热心网友在洪惠尾矿处理结果的新闻下留言称:"据说白莲河示范区方书记的弟弟在正茂建材公司是副总"。如果这个消息属实,那么洪惠公司遇到的困境,主管部门负责人方振华难以难逃嫌疑。于情于理,他需要向主管部门报备或回避,但他"身正不怕影子斜"的乱作为行径、相关部门杀鸡取卵式架空一门心思谋发展的洪惠公司、釜底抽薪式断电关停企业和违规招标其资源等管理方式……如此一门心思为"群众"办实事、如此贯彻中央的"六稳""六保"政策,如此"立德树人"明目张胆搞利益输送,真让人大开眼界。

  胡乱作为:双标执法影响政府公信力

  白莲河示范区管委会的胡乱作为和因人施政的双标行为,对政府的公信力和当地的投资环境造成了极其恶略的影响。针对工作上的瑕疵,管委会负责人依然自行其是,不思改正。在洪惠公司事件中,他们不合规的行为至少以下几点:

  洪惠公司违法占用耕地和林地的说法牵强附会。实际上,洪惠公司原备案用地100亩,现用土地(以租代征,并做了复垦方案又向政府缴纳了复垦保证金)34亩左右(17亩左右用于临时堆场),国土处理过9亩多,合法取得林业用地8亩多,正在办理林业用地5亩多(有规划证明),实际土地性质只有3亩多是基本农田(有村组的证明材料)。

项目规划审查书

  据秦友谊介绍,在当地像洪惠公司这样的尾矿加工企业有4家,石材加工厂有十多家,每家都存在一定的土地使用问题,且情况都比洪惠公司严重。

  洪惠公司是"招进来"的企业,用如此荒诞的理由将其关停有些矫枉过正。即便其占用的土地有不合规的部分,也是历史遗留问题。针对这样的问题,主管部门不是想办法解决,而是一关了之,关的还是当地违规占用农田最少、投资最大的企业,如此简单粗暴,是管理者在表态还是枪打出头鸟?是优化营商环境还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白莲河示范区管委会双标执法,影响政府公信力。白莲河示范区管委会指责洪惠公司违规占用基本农田,讽刺的是,自己因违规用地被湖北省国土资源部处罚130万。如此双标,对政府的公信力的损伤不是一点点。

罗田国土执法处理的9亩多土地的罚款

  冷处理让亿元投资趴窝。白莲河示范区管委会对洪惠公司提出的行政复议置之不理,在其被强制关停后迅速拍卖洪惠公司名下的尾矿资源,使其四年多的心血和1.1亿的投资趴窝。白莲河示范区管委会无视合同约定,无文件说明和告知函,他们哪里来的权利和底气如此恣意嚣张胡乱作为?

正茂公司接手后因处理能力有限,堆积的废石渣开始侵占原始林地

  中标企业慢作为,环保、安全隐患重现。根据传闻,中标的正茂公司承诺在中标6个月内建立新的尾矿处理公司、在当地建立新的尾矿深加工分厂等沦为空谈。因为没有消化尾矿的能力,该公司目前正在销售尾矿石。如今矿区周边遍地是废石渣,环保、污染、运输过程中的安全隐患重现。至于正茂公司在贯彻国家建设项目环境保护"三同时"制度、销售过程中是否有各项污染防治措施等方面,更是镜花水月。

新公司接手后2016年以前的环保、运输过程中的安全隐患重现

  亿元投资未收回,解决方案无人提及。

  洪惠公司通过白莲河乡政府招商引资已有五个年头,迄今为止总投资已超过1.1亿元,但因为种种原因实际生产不超过18个月,上缴税收超过400万元,上交村里管理费和农户的土地租金超100万元。秦友谊等人付出是心血和时间成本更无法用金钱衡量。至于方振华给媒体人关于通过评估补偿企业损失的说辞,更是无人提及。事发至今,没有人正面解决洪惠公司的问题,秦友谊等人的巨额投资很可能打水漂。

  简单地说,洪惠公司的窘况并非杂乱无解,毫无头绪,其中的弯弯道道局外人也能洞察一二。一年多来,这桩看似简单的"占用基本农田"事件,如被抽出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让洪惠公司瞬间停滞;真相更像达摩克利斯之剑,悬挂在秦友谊等当地的外来投资者头上,如此暗流涌动、胡乱作为的施政方式,主管部门公然违背中央"六稳""六保"政策,这样的氛围,如何让投资者安心?

  来源:http://www.gaxqxww.com/msheng/4744.html

标签: